《我叫刘金凤》分集剧情.影视文化

  • authorchuntai33
  • 同时在线人数:
  • 7351

《我叫刘金凤》是由徐惠康执导,辣目洋子、李宏毅领衔主演,陈欣予、郭丞、陆宇鹏、杨万里、漆培鑫、李博洋主演,白澍、姚芊羽、王东、林一霆、王婉娟特别出演的古装宫廷爱情轻喜剧。

剧情简介:仙葩村村花刘金凤戏剧性地嫁入皇宫为后惹全朝笑话,还被皇帝夫君认为有谋害之心。大婚之后,君王处处试探,金凤笑料百出,惹得后宫鸡飞狗跳,随着这对欢喜冤家经历越来越多,史上“最不相配”的帝后却成了最登对的情侣。在宫中过了一段纯真美好的乌托邦般的日子后,他们的感情却也因为一些患难经历而跌宕起伏,最终二人明白了夫妻就是要讲义气才能长相守,白云黑土帝后CP终于C位出道,开启高能幸福人生。

小皇帝段云嶂(李宏毅 饰)年近弱冠,终身大事刻不容缓,要选出一位才貌双全的佳人入宫为后。而仙葩村村花刘金凤(辣目洋子 饰)在多年不曾谋面的辅相爹(王东 饰)的谋划下,开场就“乌鸦变凤凰”,与皇帝闪婚成为一国皇后。本以为金凤能就此走上人生巅峰,谁知种种考验才真正开始!

《我叫刘金凤》分集剧情

第1集

东皓国城墙上新贴的皇榜引来众人围观,上写陛下年近弱冠,要选才貌双全佳人入宫。百姓们纷纷议论这是陛下要选皇后了,有人指出整个东皓国上上下下做主的就是摄政的辅相刘,众人大惊,赶紧让他住口。

仙葩村的鱼长崖见刘黑胖趴在桌上熟睡,恶作剧地用毛笔在她脸上涂鸦,之后又偷偷抽走黑胖写给宣郎的情书,声情并茂的读了起来,黑胖被惊醒后追着抢,麻利的鱼长崖夺门而逃,二人从菜市场一直追打到许愿树下。

鱼长崖劝黑胖若怕宣郎不要她,可以找自己把她的脸变得更完美一些,黑胖强调她的颜值全村第一,和宣郎早有婚约,这辈子只爱他一个,鱼长崖嘲笑她连宣郎的面都没见过,人家若知道她这么凶,也不知道会不会喜欢他。黑胖恼羞成怒,将鱼长崖追打到院子里被人拦住才罢休。

一位胖大婶劝黑胖的母亲永福听她的没错,老赵从村志上看到,八年前大旱,五年前蝗灾,都是她做的。黑胖不屑八年前旱灾是官府颁发了引水入田的命令才解决的,蝗灾是颁发了灭虫令才解决的,永福让女儿先进屋。胖大婶接着说黑胖是全村的希望,村里接连发生的克夫事件若不解决,男人会死绝,女人会逼疯,而且赵神婆说了,黑胖是村花,如果尽快找个适龄男人嫁了,这个邪他们就躲过去了,乡亲们认为黑胖和鱼长崖就很般配,黑胖大惊,赶紧解释她早有婚约,就是宣郎,永福也作证说这是黑胖爹当年定下的婚约,还有信和画,村民们看到信物后催促他们尽快完婚。

选秀当日,太后喜形于色,太妃称今日选后的事定了太后也就放下心了,太后补充道要等皇上选后定了后进行加冠大典亲政,她的心才能彻底放下来。这时有人来报辅相到,太后惊得茶碗差点掉了地,太妃不满辅相仗着手握兵权把持朝政,根本不把皇家放在眼里,皇宫内院想进就进,太后赶紧让她闭嘴。

辅相刘歇行完礼后询问太后,皇上对自己所选的佳人是否满意,太后敷衍肯定,刘歇不满陛下未到何谈满意,太后不敢怠慢,赶紧差人去请。皇上段云璋到了后,一位秀女因站立时间过长体力不支晕倒,刘歇下令拖出去杖责五十,段云璋不忍心,提出女孩身体娇弱,五十杖下去怕是命都没了,刘歇不依不饶,段云璋知道他是冲自己,解释他迟到并非有意,是在构思试题一时忘了时间,若辅臣不同意,就罚在自己身上,反正他从小也没少挨辅臣的打,刘歇回敬道眨眼间皇上长大要亲政不把他放在眼里了,若如此,那他能否亲政自己还得思索下,太后听到赶紧上前训了儿子几句,催促他尽快定下选后事宜,段云璋无奈,只好让御前统领肃静唐,御医沈傲,御厨柴铁舟帮自己挑选。

三人正在挑选时,皇弟段云重上前说这些庸脂俗粉都不配当皇后,段云璋趁机说众多贵女无人能得到自己近臣的赏识,即使选了也无法让百姓信服,选后之事改日再议,他现在要和张大人议事。刘歇强行拉着段云璋手腕,让他随自己到书房议事,他写下“杀”字,说这是他为今年科考题的字,所有试题皆由此字展开。段云璋提醒张大人才是今年的主考,刘歇笑道只是皇上同意了,他可没同意,段云璋质问难道他下的圣旨也不作数了?这时有人来报:张大人在进京的路上,车驾受惊被撞坠马了,段云璋暴怒,大喊刘歇,刘歇反问难道坠马不够,一定要让张大人动弹不得才行吗?段云璋虽恨得咬牙切齿,却也无可奈何,刘歇拿出事先拟好的圣旨,让段云璋立他刘家长女为后,若不同意,这把龙椅他怕是坐不稳,段云璋只好妥协。

郎音阁里,太后过来见儿子在看杂耍,劝他尽快把大婚的日子定下来,太后走后,段云璋生气刘氏之女怎么配得上自己?沈傲则觉得二人挺般配,解释刘家只有一女,名白玉,人如其名,风华绝代倾国倾城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所提之字所作之画誉满京都,根据东皓国出的君子好逑榜,刘白玉为全国才俊争相竞娶第一人,段云璋大惊,不禁自问:难道是自己狭隘了?他随后乔装打扮溜到刘府偷看了刘白玉后,觉得她知书达礼是个大家闺秀,应该当得起皇后。

仙葩村里,永福收拾好女儿的行李,让她带着去京城找爹爹做主,和宣郎成婚,刘金凤得知自己的亲生父亲竟是当朝奸臣刘歇吃惊不已,她觉得娘是骗她的,娘之前还说过她是王爷的奶妈,因为把钱都给了灾民,暗杀躲到了仙葩村。永福写了信塞在包袱里,半夜就打发女儿出发,叮嘱她要把信带给刘歇。女儿走后,永福哭着自语:父母为她安排了天下最好的姻缘,是否幸福就看她自己了。

次日,太后叫来段云璋,泪眼婆娑地说知道他不想答应刘家的亲事,不想任由刘歇摆布,如果刘歇一怒之下废了他, 她留份遗诏给儿子,或许能保住他的命,段云璋告之他没说不娶,太后大喜,立即令人抬上喜服让儿子试穿,她告之辅相已经定好婚期,就在明天。

黑胖顺利见到了父亲刘歇,刘歇见黑胖吃饭狼吞虎咽,笑她太像永福,他看到永福捎来的信,感动她原谅了自己,黑胖得知宣郎就是当今皇帝,自信地说只要他是宣郎,不管什么身份她都敢嫁,刘歇颇为赞识女儿的胆识,告之明日就是她和宣郎大婚之日,自明日起女儿不叫刘黑胖,改名刘金凤。

大婚之日,刘金凤坐在轿内听着太监宣读的皇诏,兴奋得合不拢嘴。大殿内,王爷段拢月主持新婚大典,礼成后,太后见二位新人进了洞房喜不自胜,吩咐宫人们无论房里发生什么,一律不动不听不看不管。

洞房里,刘金凤想起话本里结婚的乔段忍不住笑出了声,段云璋诧异这刘白玉似乎比他见时发福了不少,他好奇地用喜秤挑开一看,吓了一跳,新娘子竟不是那天他见到的刘白玉,他正疑惑间,刘金凤扑上去一把将其摁倒,段云璋招架不住立即向外呼救,无奈太后下了旨意,谁也不敢进去。段云璋挣脱后斥责刘金凤竟敢冒充皇后,刘金凤温柔地唤他宣郎,解释自己是黑胖,二人早有婚约,已经通了好几年信,皇上一定是因为第一次见面才害羞紧张,段云璋认定她是刺客,警告她再装疯卖傻就押入大牢,刘金凤怀疑他不是宣郎,刘歇骗了自己,转身去找包袱里的画像对比,段云璋悄悄从背后靠近,刚想把她制服,刘金凤突然笑嘻嘻地转身,确定眼前的皇上就是画中的宣郎,她包袱里还有皇上从小用到大的扇子,段云平日一看,果然是自己小时候的物件,他没想到这些年丢的东西,竟都在刘金凤处。他询问了刘金凤的姓名后,刘金凤借口屋里太热,躺倒在他怀中嘟起嘴求抱抱,段云璋突然觉得意乱情迷头昏脑胀,他强撑着趁刘金凤不备将其打晕,之后出门让太监拿凉水泼他头上清醒一下,但太监们噤若寒蝉,没人敢动手。

凉亭里,肃静唐、沈傲和柴铁舟正在为皇上不需要他们而失落,突然看到皇上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,得知段云璋头昏,沈傲判断他喝了药酒,当机立断将他推下了荷花池。

段云璋顾不上换湿衣服,半夜传刘歇进宫,质问他伪造婚约,找人顶替皇后进宫,刘歇镇定自若,解释女儿是真的,他是按照先帝的遗诏办事,段云璋看了证据后指出刘歇只有一个女儿叫刘白玉,与自己成婚的根本不是他女儿,刘歇笑道他还有一个亲生女儿是黑胖,改名金凤。段云璋气愤他竟然找个村姑嫁给自己,刘歇认为他们十分般配,说完告退扬长而去。

段云璋回到婚房,看到刘金凤四仰八叉睡得正香,下令拿凉水泼醒她,柴铁舟生气他厨房里的烧火丫头都比刘金凤秀气,沈傲端来凉水,在段云璋的催促下正要动手,房外有人提醒说刘辅臣交待务必善待皇后,三人知道刘蝎子还没走,只好作罢。段云璋看着熟睡的刘金凤,心烦意乱,只好到凉亭借酒销愁,沈傲提醒他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,段云璋准备改变策略,探探刘金凤到他身边的真正企图。

第2集

刘金凤一觉睡到大天亮,宫女素方告之陛下已在偏殿等候她洗漱后一同拜见太后娘娘,刘金凤问太后是不是宣郎的养母,素方吓得赶紧下跪,称太后视陛下己出,以后万不能再提。

刘金凤梳妆后得知时间已晚,央求段云璋让她吃饱了再去,段云璋只好派人告之太后他们稍晚点到,吃饭时,段云璋问了刘金凤的身世后,才知刘歇是塞给了自己一个私生女,难怪如此粗鲁。刘金凤好心夹了小包子给段云璋,被太监制止说陛下的东西是有御厨专门配的,刘金凤看到段云璋用的象牙筷,感慨和他信上写的一模一样,他们已经通信五年,早是灵魂伴侣了,段云璋皱眉,不知刘歇在搞什么鬼,他起驾就走,刘金凤屁颠屁颠得赶紧跟上。

太后和太妃们早在等候,太妃笑道一定是自己昨晚的药酒起了作用,二人起晚了。不一会,段云重和公主段云嫣也一起跑来看皇嫂。太后笑道他们的皇嫂美名在外,不会让大家失望的。这时有人来报:刘氏女白玉觐见,太后喝斥他竟敢直呼皇后名讳,宫人赶紧解释她不是皇后娘娘,自称民女白玉,还带着辅相的令牌。

刘白玉奉父命进宫拜见太后,太后正纳闷谁是皇后,段云璋和刘金凤来了,刘金凤不会行礼,双手合十作了个揖,惊得太后和太妃们坐了起来,太后无法接受这样的皇后,一迭声地说她不认,段云璋解释刘辅相执意将女儿刘金凤嫁给他,而非白玉,是她们误会了,刘金凤质问白玉,难道她和皇上也有婚约?白玉笑称和皇上有婚约的一直是金凤,爹让她来看看金凤若过得不好,一定会为她做主的。太后一听这话,立即换了笑脸说刘相说得都对,是自己年纪大记忆力衰退了,她下令赏皇后珠宝百件,房契百张,黄金万两,刘金凤惊呼:要这么夸张吗?太后斥责皇上年纪尚轻,以后要多向辅相学习,不要学别人阴阳怪气的,刘金凤直言宣郎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已经够孤单了,她作为养母就别再训他了,以后自己会保护他的,段云璋代皇后向母后道歉,借口前朝还有公务,匆匆告退,刘金凤紧追其后。二人走后,太后承受不了打击险些晕倒,刘白玉则心满意足地笑了。

段云璋让素方送皇后到香罗殿,刘金凤奇怪明明他在信里说过自己孤单,怎么现在却不认了?段云璋敷衍道他之前发烧烧糊涂早忘了,刘金凤埋怨刘歇又坏又不靠谱,回去一定骂他,之前娘说没给自己提刘歇,是因为怕她知道爹太坏了会自卑,后来才知道他是真的太坏,从小给他们定下了婚约,却不让二人见面,前几日才告诉自己宣郎就是皇上,还问她敢不敢嫁,简直太不靠谱了!段云璋轻笑,刘金凤花痴地说他笑得真好看,立即嘟起嘴让他亲自己,还说他在信中说过的,见段云璋不肯,她索性扳过段云璋的脸凑了上去,得手后兴奋地跑开了。

回到香罗殿,刘金凤躺在床上乐得合不拢嘴,素方上报太后的赏赐到了,白玉也来看她了,刘金凤高兴地扑上去叫她白玉姐姐,并让白玉以后就叫自己名字,她羡慕白玉笑起来真好看,让她以后常来宫里玩,太后赏的东西喜欢什么尽管拿去。白玉提醒她这些赏赐以后都要打点下人用,刘金凤没想到宫里这么麻烦,白玉告诉她:皇后母仪天下,要统管后宫,举止要大方得体,为一国女子做表率,不能拘泥于小情小爱。

太妃给太后出主意说白玉端庄得体,姿容出众,她和云璋倒是登队,不如找个由头,让白玉入宫长住,如果和皇上看上眼了,封个妃刘歇也说不出什么,太后当下决定就这么办。

段云璋交待宫人,让素方继续盯着皇后的举动。他来到轩宸殿后,看到刘金凤翻箱倒柜拿了一个盒子放在他龙榻枕头上,问她是不是想自己了,刘金凤想起白玉曾说她要母仪天下,不能拘泥于小情小爱,便违心地说她一点没想,只是路过,她走后,段云璋让传令下云,以后皇后不能出入轩宸殿。他打开盒子,发现里面有一沓信和金凤的一张便条,上写让他努力恢复记忆,自己全力当好皇后。

刘金凤想到自己身为皇后要管理后宫,便准备到处看看熟悉下环境,她觉得热,要脱了外衣和鞋子,素方阻止说万万不可,这样有失凤仪,刘金凤不听她的,提着鞋撒腿就跑。

她先来到御厨房,见过柴铁舟后,想起宣郎曾在信里说他做饭很好吃,只是偶尔的创意菜让他苦恼,她提议柴铁舟做几道宣郎爱吃的菜,无奈她点了几个菜名后,柴铁舟无一会做,他正在沮丧,素方惊叫锅烧了,众人赶紧救火,刘金凤泼水后火烧得更旺了,她尴尬地向柴铁舟道歉。

刘金凤来到训练场,看到肃静唐在组织侍卫练习,称赞皇上有他们自己就放心了,她看到练习臂力的回力飞旋饼,好奇地拿起来体验,没想到飞旋饼将皇上御赐给肃静唐的柳叶鱼鳞甲砸得粉碎,刘金凤赶紧道歉。之后她又来到御药房,操作时不慎弄坏了沈傲发明的精油提取仪。

晚上,鱼长崖潜入刘歇府中秘密会面,他得知黑胖已经如愿嫁给宣郎,想要回这些年她给自己的信,刘歇提醒他信是黑胖写给宣郎的,不是写给他的,他只是个赝品,别代笔代出不该有的感情。鱼长崖回忆起那天送黑胖走时,曾问她如果没逃出来会不会嫁给自己,黑胖说他太瘦了,不是自己的审美,鱼长崖不服宣郎比自己还瘦,黑胖却觉得那是清俊,鱼长崖气她双标,二人拥抱道别。刘歇提醒鱼长崖,以他的处境和身份,不适宜感情用事,马上他们谋划多年的计划就要实施了,他要拎得清轻重。

晚膳时,柴铁舟特意问段云璋是不是对他的创意菜很烦恼,段云璋让他看了盒子里的信后告之,这是刘歇伪造他写的信,但信中细节确实是他的生活,说明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掌控之中。柴铁舟汇报了今天三人遭遇刘金凤巡视经过后,段云璋笑他们全军覆没,他判断刘歇是想打击自己的心腹近臣,居心叵测。这时二人突然看到有箭射进来,吃惊之余,看到段云重拿来了云璋想要的机关连弩,云璋让他回去多做一些,等他春猎用上肯定威风,云重笑他就爱显摆。他走后,段云璋让柴铁舟陪自己到郎音阁试弩。

后宫里,刘白玉为太后和太妃斟茶,二人喝了赞不绝口。

第3集

刘白玉得体大方的举止深得太后和太妃赏识,段云嫣忍不住嘀咕同样是刘辅相的女儿,差距怎么这么大!几人在花园听到宫女们议论偷笑,问了才知皇后昨天去了御厨房,差点把那烧没了,后来在演武场把肃大人欺负哭了,之后去了御药房,把沈傲为太后太妃们提供精油的仪器也给弄坏了,云嫣生气她根本配不上皇上哥哥,太后打圆场说她是名门之后,闯点祸也正常,她得知皇后吃过午膳后去钦天台了,觉得那里还安全些。

刘金凤和素方累得气喘吁吁才爬上了钦天台,王爷段拢月向她介绍各个钟的作用,金凤见一口大钟上积满了灰尘,拿出手帕想擦干净,被王爷阻止,在拉扯中金凤不小心撞到了大钟上,只听一声闷响,段拢月吓得撒腿就跑,金凤莫名其妙。

宫女们听年长的太监说,这样的钟声五十年前在地震前响过一次,段云重让她们赶紧去各个宫殿通知地震的消息,让大家集体转移。

太后提出让白玉在宫中长住,白玉称她问过爹爹后才能做主,这时云重惊慌失措地跑来汇报震钟的事,强调震钟报警从没出过错,让太后和母后赶紧往御花园转移,太后命他赶紧通知皇上,太妃担心儿子安危,云重说他既是弟弟也是臣子,这种时候当然得去救。

此时的段云璋正在朗音阁训练,他连胜几局赢得现场不断喝彩,金凤从钦天台下来后路过,听到有人喊陛下,执意要过去看,素方阻拦不了只好跟上。二人到时,看到段云璋在悠闲地看杂耍,素方催促皇后回宫,金凤却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见众人捂嘴偷笑,段云璋违心地说她若累坏了自己会心疼的,没想到金凤信以为真,更不走了。她爬上竹杆,颤巍巍地体验走平衡木,段云璋拿不准她究竟是巧合撞进来的还是在试探自己?段云重跑来报告地震的消息,金凤一听惊得从杆上摔了下来,重重地砸在了肃静唐和柴铁舟身上。

云璋让云重和自己去找母后,皇后随意,金凤急着追云璋,不小心摔了一跤,云重返回扶她,金凤得知地震预警的来胧去脉,强忍着痛爬起来追云璋。

宫人们四散逃离,云重急于见母后,差点将白玉撞到湖里,幸好被云璋英雄救美,云重看到云璋将白玉护入怀中,生气二人不成体统,金凤却仍是一脸崇拜,这时段拢月过来报告地震是误报,段云璋生气误报就让宫人们惊慌至此,全部领罚,他叫出母后和太妃,面对众人质疑,段拢月解释不是他敲的钟。

回到殿里,在太妃的督促下,太后只好表态这件事交给皇上处理,段云璋罚金凤禁足香罗殿恶补宫规,金凤委屈她也不认识震钟,段云璋历数她这两天惹的祸,要求她给太后和太妃行谢罪礼,如果做对了就不罚了,见金凤不会,他让云嫣示范,金凤看了后刚上前却摔倒了,她解释脚疼,云嫣根本不信,云璋告之她规矩若学不会,十日后如何在谢亲宴上面对宗亲?云嫣笃定地说她根本做不到,这话激怒了金凤,她问云嫣自己若做到怎么办?云嫣称她做到就认她这个皇嫂,金凤为今天的事向太后和太妃道歉,请求太后派人教自己学规矩,保证十日后一定学好。看着金凤一腐一拐地出了殿,云璋心想莫非她真受伤了?金凤回到香罗殿气得号啕大哭,生气男人一成婚果然变心了。

柴铁舟怀疑皇后就是刘歇子的眼线,故意制造混乱,沈傲觉得皇后今天差点撞破皇上的摔跤队,让她受罚也是应该的,皇上提谢亲宴可能是想让皇后当众出丑,好让她继续禁足,她听说当年皇上的母后黎妃就是因为宫中的一次走水事故,混乱之中失足落水死的。这时段云璋过来问他们借一样东西。

素方告诉金凤,刚才她哭的时候,云重送药过来了,金凤生气连云重都知道送药,云璋这个大猪蹄子翻脸比翻书还快。她背着身以为是素方在涂药,自言自语地说以后再不想见他,没想到涂药的人是云璋,云璋抱歉下午一时心急,在乾罗殿话说得重了,但希望借这次机会金凤能学会所有规矩。金凤破涕为笑,觉得云璋罚她也是为也自己好,云璋让她记住自己说的话,做好皇后,嫁鸡随鸡。金凤答应会使出吃奶劲学规矩,不学好不出香罗殿。她伸出玉腿让云璋帮涂药,吓得他落荒而逃,金凤却觉得云璋还是爱自己的。

刘白玉回来后,丫环告之二夫人为她入宫长住的事等了一天消息了,白玉感慨幸亏娘走了,否则知道爹没同意,又要旧事重提了,她感慨亲爹去的早,爹爹为了先帝的赐婚遗诏,将她过继到自己名下,本来要把她嫁给陛下当皇后的,谁知道没过几年,爹爹竟在外面有了个女儿,这件事就此作罢也好。在她眼里,爹爹的安排总是有道理的,不明白娘干吗为此反复纠结。丫环不知为何白玉那么听爹爹的话,白玉说因为爹爹厉害,在先帝还是太子时,和读书习武的爹爹一见如故,两人畅谈古今,相见恨晚。有人来报:卖书的白老板催她写书稿,说她若再不出书,自己的书行就该关门了,白玉让来人去回:书稿她马上就写,但不要让白老板再来府里了,若让爹爹知道她在写话本就糟了。白玉回想着云璋白天救自己的场景,立即有了灵感,铺纸疾书。

太后发愁该到哪找人能在十日内教会皇后规矩,太妃出主意说尚信局的三头六臂最合适,三姐妹手段迅速狠辣,一定能调教好皇后。二人一拍即合,云嫣在门外听到后,提前见了三姐妹,指示她们不能教皇后正确的规矩,只能教让她了丑的。

一大清早,尚信局的吴倩吴意吴欣三姐妹便奉太后之命前来教导皇后规矩,三人合力将金凤从被窝里拉起来,逐一教她点头、行走、化妆。强调走路要扭屁股,化妆要浓妆艳抹。

第4集

段云璋听说刘金凤被尚仪局的嬷嬷进行封闭式教导,连素方都进不去,高兴这倒是好事,这几日他能消停了。没想到刘金凤急于让段云璋看自己练习的效果,趁三个嬷嬷在打牌,偷偷溜了出去。

朝堂上,议完事后刘歇宣布退朝,御史台张安却执意有本要奏,段云璋允准后,张安弹劾陇安大将军谢军在陇地贪污军饷,霸占田地,置人死地,他将所拟谢将军的十条罪状呈上,请段云璋过目。段云璋知道谢将军是刘歇的旧部,刘歇也承认知道此事,于是段云璋想依律处置谢军,没想到刘歇逼近张安,威胁他既已做好了与自己结仇的准备,就把想说的一并说了,张安索性豁出去当众弹劾刘歇结交党羽,制造自己坠车,残杀大臣,万死难恕,刘歇微笑着不动声色。而此时的刘金凤浓妆艳抹地出了香罗殿,路过的宫人们见皇后打扮怪异不敢正视,金凤得知皇上在太和殿,不管不顾地直奔过去。

刘歇辩驳先帝在时,他为东皓国出生入死,立下赫赫战功,先帝去后,他协助陛下处理国事,鞠躬尽瘁,就连谢将军也曾几次随自己征战西玥,得了大小战功无数,殿上的百官谁人能及?倒是这些言官们碌碌无为却大放厥词,他们才是朝廷的祸害!段云璋建议先审查谢将军,给言官们一个交待。刘歇却要求段云璋先给自己一个交待,张安当众羞辱他,必须将张安抄家流放永不赦还,他拿出早已准备好处置张安的圣旨,要求段云璋下朱批,张安跪倒在地大呼冤枉,段云璋不忍心,问群臣意见,无奈满朝文武百官无人敢言,全部下跪附议,刘歇心满意足地笑了,告之段云璋他有一百个理由将奏折拦下,之所以今天任由张安上奏,也就是想看看皇上是否会被奸臣盅惑,满朝大臣谁奸谁忠。他催促段云璋即刻下旨,段云璋生气他是在逼自己,刘歇则纠正他在清君侧,二人正在僵持,突然刘金凤闯入大殿,拦住刘歇,不许他欺负宣郎,她上前折断御笔,抢了圣旨,不许刘歇以多欺少,见刘歇猝不及防的神情,段云璋窃喜,故意说皇后言行失当,却也是辅相教出来的女儿,刘歇狡辩金凤是进宫几日后才成这样的,皇上连皇后都管不住,处理国事更是有心无力,不如此事让他看着处置,说完不顾君臣之礼傲慢地场长而去。金凤将圣旨还给段云璋,表功说自己是不是来得很及时,段云璋没好气地训斥她快去洗脸。

回到轩宸殿,经段云璋点拨后刘金凤意识到自己被尚仪局的三个嬷嬷骗了,她气愤地正要找她们算帐,太后和公主来了,云嫣指责她把皇兄的脸都丢光了,金凤反驳罚也轮不到她,太后觉得事出有因,金凤上报了来胧去脉后,段云璋认为三个嬷嬷想让皇后当众出丑居心叵测,这是欺负君之罪不可饶恕,下令将三人打入大牢,押大理寺彻查幕后主使,云嫣慌了神,赶紧承认是自己唆使的,只是想给皇后点颜色,捉弄一下她。段云璋罚妹妹闭门思过半月,尚仪宫人每人杖责五十,金凤不同意,建议让三人在皇宫内将教自己的宫规示范三天,这样她们以后在皇宫就抬不起头来了。太后支持她的做法,答应再给金凤物色新的靠谱嬷嬷,金凤提出想让段云璋教她,太后觉得不妥,段云璋却满口答应,并让金凤从今日起改住轩宸殿,云嫣不满皇后禁足偷跑不但不罚还免了禁足和皇兄住在一起,段云璋称从今日起,皇后的禁足改在自己身边,他去哪皇后就去哪,刘金凤喜不自胜,赶紧回殿收拾行李。

柴铁舟奇怪陛下让皇后搬进来难道是对她动了情,沈傲则觉得早朝上皇后替陛下解了围,还和刘歇当众起了争执,这让陛下对他们父女俩有些拿不准了,段云璋解释把皇后关起来只是下策,她是敌是友值得一探。肃静唐怕段云璋引郎入室,段云璋称事到如今,他必须弄清楚金凤会不会对自己的计划有影响。柴铁舟检查了皇后带来的东西后交给段云璋过目,段云璋看后都是些不值钱的物件,安排三人可以再给她些赏赐。

段云璋摆了几件小巧的武器,让刘金凤挑一件防身用,金凤挑了个桃花勿近喷雾,段云璋让她把匕首也带上,金凤以为段云璋已经离不开自己了,陷入了花痴般的遐想。

晚上,段云璋假装入睡,观察刘金凤在挑灯夜战学习宫规,之后又拿起匕首细细端详,房外,肃静唐带人严阵以待。夜半,段云璋见金凤累得趴在桌上睡着了,晚上拿匕首也只是在上面挂了个蝴蝶结,便出来交待肃静唐不用守了,明天再来。

次日一早,素方提醒金凤都日上三竿该起来了,段云璋告诉她自今天开始皇后和自己形影不离。他带着金凤到太和殿上朝,有大臣指出此举不妥,段云璋解释是辅相让自己管好皇后,他不敢怠慢,带在身边方便管教。

自此后,段云璋上朝,便让金凤陪同听政,她听得困了打瞌睡便将她捅醒,下朝后,他下棋便让金凤端着棋罐蹲在身边侍候。他路上坐鸾驾便让金凤跟在旁边走,并用尺子时刻提醒她要挺胸抬头提臀。他批阅奏折便让金凤陪着学习宫规,而且要端正坐立,不许偷懒睡觉。

白玉进宫看金凤,听了她诉苦后,转达爹爹的话,让金凤不用太拼,谢亲宴即使出了差错那些宗亲也不会为难她的。刘金凤反驳那可不行,她不能像爹爹一样恃强凌弱,仗势欺人,白玉惊讶她怎能这么说爹爹?他也是心疼金凤,金凤解释她学习宫规都是因为宣郎,因为他太优秀了,端坐殿上能对飞到眼前的蚊蝇无动于衷,还能准确的接住她手里即将掉地的棋罐,段云璋能练得如此神功,她也要加油才能配得上他,想到这里,金凤告辞要继续学习了,走时她正好碰到云重,便拜托他帮自己陪陪白玉。

段云璋奇怪已经把刺杀用的匕首给了金凤,她为何迟迟不动手,沈傲分析可能是匕首过于显眼了,即使刺杀成功也难逃罪责,最隐蔽的应该是用毒,段云璋让沈傲陪他演一出戏。

御花园里,段云重为那天的事向白玉道歉,并说起小时候他曾帮白玉取过挂在屋檐上的纸鸢,白玉不记得了,问起他手里拿的小玩艺儿,段云重兴奋地介绍这是用两片棕叶编的蜻蜓,等自己编完就送给她,白玉婉拒。段云重希望自己的身份不要让白玉有负担,她可以现在就和自己回重华殿逛逛,白玉称自己对他的所有事都不感兴趣,她告辞离开。段云重叫住白玉,让她把话说清楚,白玉直言二殿下不务正业无聊幼稚,段云重气极了,让白玉重新再说,白玉仍是那句话,还补充道他还自作多情。她转身就走,撞掉了段云重手里的蜻蜓。段云重想起小时候在上书房,白玉就曾背着自己给小伙伴说他是个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,让他去帮自己捡纸鸢,也只是想把他打发走让书房安静些。段云重气愤刘白玉还和小时候一样有眼无珠,虚伪心机。

刘金凤还未进殿,就听到段云璋和沈傲在争执,好像是沈傲拿来了自己研制的新药,用于医治段云璋的顽疾,但段云璋却拒不接受。他让沈傲传话下去,多放皇后一个时辰假,让她晚些回来,不能吓着她,并喝斥沈傲快走,金凤听到后赶紧溜了。屋里的段云璋和沈傲眼神示意后,得意地笑了。

第5集

刘金凤在殿外拦住沈傲,央求他告诉自己陛下的病情,沈傲告之陛下自幼得了哮喘,照顾不当就会致命,他新研制了一种特效药,喝一次病情能得到缓解,连喝三七二十一次便可药到病除,只是制药时找了不少宫人试药,陛下觉得有违仁德,说什么也不肯用药,这药采用的是以毒攻毒的原理,一次只能服一滴,一日一次,服用过量会对身体有害,若服完一整瓶,便会一命呜呼,金凤让沈傲将整瓶药交给自己,由她来给陛下服用。

刘金凤心疼段云璋从小就受疾病的折磨,亲自下厨给他煲汤喝,素方观察到金凤将一瓶药倒到了汤里,赶紧给段云璋汇报,段云璋生气他们父女一样狠毒,平日却还装疯卖傻。

金凤将煲好的汤端给段云璋喝,段云璋百般推辞,推搡中汤洒了一大半,段云璋建议让她喝了,金凤随口说自己身体好不需要,段云璋反问他需要什么?是不是当他已经死了,金凤赶紧解释只是觉得他需要活力水,所以在汤里放了从仙葩村带来的特产,它是用山上的泉水和草药萃取而成,喝了能让人充满活力,是娘让她特意带来的。段云璋谎称自己不喜欢被人说身体弱,金凤立即将剩下的汤一口喝完了,她庆幸好在多带了一瓶,突然有些想娘了,她从小没离开过母亲这么久,段云璋不太懂这种感情,因为从小他的母妃就去世了,不过父皇从小很宠爱他,总带他出宫到倾城山看日出日落和霞光万丈,金凤央求段云璋也带自己去玩玩,段云璋心里想着她是不是想骗自己到宫外好下手。出门后,段云璋交待肃静唐明日出宫去办一件事。

段云璋走后,素方故意问起瓶子里的水,金凤解释怕段云璋喝了沈傲的药有心里负担,便尊重他的选择不让他喝了,素方立即把这话传给了段云璋。

次日一大早,素方就叫金凤起床,说陛下已在等候,要带她去倾城山,金凤听了一跃而起,得知段云璋给肃静唐也放了假,兴奋二人想到一起了,她也让素方休息了,正好他们可以过二人世界了。另一边的刘歇得到消息也带人马疾驰而去,鱼长崖在门外看到这一幕,若有所思。

到了倾城山山顶,段云璋支走了守卫,让他们不要打扰自己和皇后,金风兴奋他们可以过二人世界了,听着段云璋抚琴,看着美丽的日落,她感觉这一切太浪漫太诗意了。只是听了大半个时辰,金凤已经撑不住了,段云璋却还在弹奏,他心里想的是金凤怎么还不动手?远远地,鱼长崖将这一切尽收眼底。

当段云璋正给金凤吟诗时,突然金凤被段云璋指派乔装的山贼挟持,山贼得知她没钱,要求她脱衣服,否则宰了她男人,金凤大哭自己一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,当着夫君面脱衣服,以后没法活了,鱼长崖忍不住蒙面飞奔而至,救走了金凤,段云璋紧随其后,金凤咬了鱼长崖后飞扑进段云璋怀里,这时一队黑衣人围住了鱼长崖,金凤赶紧拉着段云璋跑了。鱼长崖打败黑衣人后也飞身逃走。

段云璋在逃路途中装作哮喘发作,刘金凤求救无门,便背起他疾步前行。一觉醒来的,段云璋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山洞里,刘金凤采了草药嚼后强行要给他敷到伤口上,段云璋觉得满是口水太不卫生了,但见金凤满眼真诚,便勉强接受了。

刘歇托人给鱼长崖传话,如果他再这样冲动,会考虑结束和他的合作,鱼长崖解释白天他在倾城山,是看金凤有点难才出手相助,辅相若再不送自己入宫,他就硬闯了。他是很需要辅相,但他同样需要自己。

金凤温柔地给段云璋披披风,这一幕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父皇也经常这样照顾自己,只是如今他得被人逼着学各种宫规,金凤生气果真刘蝎子一直欺负宣郎,段云璋笑道若不是刘歇一口咬定金凤是他亲生女儿,他还真不信,她胳膊肘总是往外拐!金凤希望没人能找到他们,这样她就能多玩一天了,也不用参加谢亲宴了。段云璋心想金凤可能和他们不是一伙的,不然怎么还不动手呢,对自己也算纯挚憨拙,不似有假。他告诉金凤,谢亲宴也没必要参加,宗亲不见也罢,只是她娘大老远跑来,却连女儿的面都见不到,如果不出意外,小唐已经到仙葩村接上她了,金凤感动段云璋给自己的惊喜,下决心好好学规矩,一定不给他和娘丢脸。

次日,二人很快被侍卫找到。段云璋一回宫就着急写圣旨让御史台好好查谢军的案子,这时张安上了一道奏折,段云璋打开一看张卸史竟自请屯守戍边,他得知张御史早已举家离开皇城,气愤一定是刘歇所为!

金凤挑了好多东西准备打包送给母亲,还打算带母亲吃好玩好,只是素方提议的方案金凤都不满意,她想去问宣郎,素方提醒她该记下谢亲宴的宗亲名单了,少说也有几十人,金凤连声叫苦。

朝堂上,刘歇上奏他从一众大朝中挑选出来汪谦接替张安的御史台一职,段云璋清楚刘歇换掉自己朝中的臂膀,说明他已经等不及了。下朝后,段云璋到云重处看他为自己准备的射弩,他暗想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了。

  • 共4页: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下一页

相关内容

wave

广告位置

wave

so-haoxue789